90%糖度

杂文/回恋

我认识你,是在2009年。我喜欢你,是在2016年。2016年10月开始,12月18日,也就是今天,结束。
他是我小学的第一个同桌,一年级时老欺负我,当时真的特别讨厌这个人。几年后性子变野了,你也乖了一些,两个人的关系挺好。然后你不再跟我同一个老师家了,两个人开始疏远,你头发长了,变得特别特别帅。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你有好感了吧。
再然后,初中分班,他13班,我3班。
新的班级很好很温暖,完全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和他一个学期也碰不上几次,但是记得的就是每次见到我他都会打招呼。其他男同学看到我根本不理我好吗。他特别暖啊。
开始喜欢他,就真的是一件特别无聊的事了。
运动会上,刚好看了他的200m比赛,发挥得不是很好,但我还是给他喊了一句加油。赌5毛没听到。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只是朋友嘛加个油应该的。然后我们班的比赛完了,我就开始和同学坐在草地上骗吃骗喝。然后有人从我前面走过,抬头一看是他和同学,然后他特别酷地说了一声“哟”,我盘腿坐在地上,特别没形象地挥着脆脆鲨,说:
“我看了你的比赛——”
然后我就意思意思关心一下他,问他你是不是腿痛啊之类的。
然后他突然就走到我旁边坐下来了?!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这周围一圈的都是我们班的同学啊……我是不是应该庆幸老班出差了啊不然我还不得被抓出去谈话??
最重要的是怕尴尬啊,我可没有单独陪男生聊天的经历啊?!
然后对话也确实……尴尬得要命。
“你是不是腿痛?”
“没有。”
“那怎么会跑那么慢啊……”
这里他突然傻笑。
“图书馆去多了。”
“你去那干啥?”
“打游戏。”
“卧槽搞事哈哈哈哈哈。”(这里搞事说得很小声,怕他觉得我无趣!
“我们班的跳绳好用吗?”
“那是你们班的?”
“对啊我借l的。”
“喔。”
“你手上的是啥?”我指着他的腕带说。
“腕带啊。”
“喔喔……”
然后这里就是真的……尴尬了我日。想了好久只能说说我们都认识的一个妹了……
“你知道l在哪吗?”
他傻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沉默了好久,他突然起身,说“我先走了。”我问他去哪,他回过头给我一个特别好看的笑颜。
“回大本营。”
我就这么地被苏到了。第一次跟男孩子唠嗑啊我天还是人家主动的(?
赶紧上Q跟发小说啊!!
紧接着是国庆放假,一直被这件事苏着,然后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想这件事想到睡不着。最后第一天起来,偷拿手机给3发了短信。
我觉得我对爷有好感。(我平常都叫他爷爷
最后直接说我喜欢爷了。
然后当然是各种不敢跟他说话各种逃避啊。打破这个沉默的是一个下午,我去厕所洗抹布,出来看到他和我一个小学同学送作业去办公室。瞬间我就颜艺了……
我小学同学:“你什么表情……”
我:“你是课代表啊?!”
他:“是啊。”
我:“你成绩很好啊?!”
他:“不好啊。”
我:“哦切吓死我了。”
这……回过头看真是满满的嘲讽感……我在干嘛啊……不过当时特别开心,因为感觉又能和他开玩笑了。
第一次想要放弃是看到你转了情话,想到你也是有喜欢的人的吧……
然后隔天就偶遇了你四次……
再一次说放弃,然后再一次因为对上你的目光而欢喜,重又燃起希望……如此这般,反反复复,我甚至都不记得我跟发小说了几次不再喜欢你了。
但是今天就是真的结束了啊……第一次直面地看到你喜欢的人,你恋爱的状态……
你恋情的开始,便是我的结束。
写到这里才有点想哭,看到的时候没有什么实干,大概是早就意识到了吧。现在才真正地感受到了,是啊,我失恋了啊。我还以为我是你比较特别的朋友,我还以为你会关注我所以想努力地变优秀,我还以为你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我还以为个球啊,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傻逼。
是啊,早就察觉到了。即使察觉不到,也有更痛苦的事情。
那次我们班排球赛……我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在四处寻找你的身影,然后就真的看到了你。和你的视线对上了,你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正朝这边走来,我小声地说着“你也来看比赛吗。”当作打招呼然后转过头去继续看比赛。
他当时可是离我有三米多远噢……怎么可能听到,挺多就看到我嘴巴在动吧。
然后你走到了我的身边。
这个时候真的很紧张,脸颊发烫,心脏快要炸了。
许久。
旁边的小学同学:“诶这不是g嘛!”
我黑人问号:“我一直都站在这里啊!”
他笑了,说:“我知道啊。”
然后我给他竖了个意义不明的中指。
然后几个人就这样站着,他和他的同学聊天,我看比赛,什么话也搭不上。
然后他就走了。那次真的想哭。
我知道他的爱好,知道他的性格,可是我们一句话也聊不起来。完全没有共同话题。我这笨嘴也说不出什么话。
论共同话题的重要性。
到了这里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有喜欢的人啦,肯定能在一起啊,他那么帅,那么好相处。
我喜欢你啊,爷爷,求你不要听到啊。这之后就是真的再见了,不会再瞎想了,也不会望着窗外期待你的身影了……
在心里把喜欢的人重新变为朋友要多久?
不管了。再见。爷爷。
我以前喜欢你。​​​

过了半年偶然翻到那时自己写的这篇文,本想着看完这黑历史后会羞耻得想要砍死自己然后羞耻地删掉。
真正看完后却觉得有些茫然。
仿佛看到一个人跟我讲一个她暗恋他的故事。
现在...对他剩下的感情只有满满的担忧。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什么时候开始抽烟,这些我都无从得知。也许我们一开始就相隔着天堑,只是他让我产生了些许错觉罢了。
但是我...永远忘不了那个让我觉得我们如此默契的那个瞬间啊。
那天夕阳下,我与同学一起在走廊边问老师题目。忽然余光瞟到一个班路过,我连头都没抬。有感觉似乎有视线落在我身上,一抬头刚好对上你清澈的双眼。你穿着蓝色的衬衫,扭过头一边看着我一边往前走。阳光照在你的脸上,我竟然有些看呆。我用手指着他,因为有老师在又不好喊出他的名字。最后两个人一起笑着移开了视线,走向不同的路。
这之后就再无交集。

嗯?

童话故事/早安吻/好久不见

*傻白甜
*又写了快青分离对不起(泣
*还是青梅竹马关系的快青
*梗来源于标题

那么开始吧!

“啊……好痛!”青子摸了摸被书角砸到的头,小声嘀咕道。竟然因为收拾旧物而被书砸到头,最近还真是不在状态啊……她拿起书看了看,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那是《灰姑娘》。她小时候很喜欢的一本童话。至于为什么喜欢……大概是因为很想改变普通的自己吧。还有……能够与喜欢的人结合的事。
还是如此地让人憧憬啊……青子轻轻拂去封面上的灰尘,笑着感叹道。
“嘀”
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了入信的声音,青子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黑羽快斗的邮件。
【晚上好啊青子!今天状态如何?我从白马那里听说了哦,明天青子似乎要毕业了?】
【是啊……明天毕业典礼。】青子回复道。刚想放下手机继续收拾东西,却又来了邮件。
【时间过得真快啊。可别哭鼻子哦青子!】
【才不会哭呢!】青子鼓着气回复道,她对快斗把她当成小孩子的事非常不满,是的,黑羽快斗还是那么欠揍!
不过……时间过得真的很快,你离开也有一年了。
高二的夏天,快斗决定与千影阿姨一起去国外学习,回来的时间……不清楚。分别时青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因为她没经历过离别,她不知道离别会带来什么痛苦。所以青子在机场送走他的时候也只是举着手机笑道“要注意手机哦”而已。
但是很快青子就感受到了距离感。与快斗的时间渐渐地没有了交集,一封邮件也要一周后才变为已读……甚至连快斗回复的字数都变少了。
恩,快斗也是很忙的吧。这么想着的青子改掉了每天一封长邮件的习惯。
她渐渐地开始觉得自己与快斗的关系也并没有那么特别……连青梅竹马都不是,就只是普通朋友。
【好啦,你那边已经是半夜了吧?快点睡。明天是毕业典礼的话……不准备点惊喜给青子不行呢!好好期待吧!】
“真是的……反正又是一些小饰品吧。又把我当孩子!”
就算这么说,青子也有好好地把快斗给她的礼物珍藏起来。
她回头望了望墙上的钟,确实是该睡觉的时间了。“还是明天再收拾吧……”这么说着青子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唉……?”青子睁开眼睛,眼前竟是一座宫殿,里面似乎热火朝天地开着舞会。再打量一下自己,发现身上穿着华丽的礼服。
这是梦。青子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是关于灰姑娘的梦吗?
那么……里面的王子是快斗吗?
想到这里青子情不自禁地跑起来,奔进了舞会现场。她开始寻找着王子,寻找着快斗。
“这位小姐,可不可以与我共舞一曲?”
青子欣喜地回过头,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眼里满满的希望化为乌有。
“怪盗基德……”她带着些许厌恶地念出对方的名字。
“是的,没错,中森小姐。”基德拉过青子的手想要吻上去,却被青子回绝。他苦笑了一下,自嘲地说道:“没办法……中森小姐还是如此地讨厌我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总是……”青子刚想说他总是给自家父亲添麻烦,基德的手指却抵上了她的嘴唇。
“是,是。让您生气我很抱歉……但这毕竟是我作为怪盗的本分。”
青子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那么……这样如何呢?”
青子转过头去时差点惊呼起来,眼前浮现的是快斗的面孔,刚想叫一声他的名字,却想到基德是个化装的达人。
“不,你是怪盗基德吧。”
“别纠结那些啦青子!”基德的语气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恭敬,反倒染上了一些快斗的孩子气,“我们一起跳舞吧!”
青子还是抗拒地摇摇头。尽管刚刚有一瞬间,她吧基德看成了快斗。
“你是……怪盗基德啊。”青子看着下方说道。
“何必要分清我与快斗呢?我的小姐。现在您的快斗就在您面前啊。好好地在梦里做一场梦不好吗?”
青子似乎有些惊到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别发呆啦青子!”这么说着,他的手开始环上青子的腰,另一只手牵起了青子。他们随着音乐开始慢慢舞动。怪盗似乎很享受于舞中,甚至悠闲地闭上了眼睛。青子还是盯着他。
真的是快斗……呢。
青子突然双手环住他,紧紧地抱着他。
“快斗……我爱你。”
这是梦吧?所以可以说出来吧?
所以也请给我一个美好的结局吧?
青子闭上眼祈祷。就算知道这是梦,她也不敢面对他。
“是的……我也喜欢您……中森小姐……青子。”
感受到对方缓缓抚摸着头发,青子的心中被爱填满。
“呼唤我的名字。”青子说。
是。
青子。
青子。
青子。
中森小姐。
不……我的,中森公主。

“嗯……?”青子不悦地扭过头,抱着枕头继续睡去。在一旁的快斗忍不住叹了口气。
难得我赶回来这个女人竟然在睡觉?!
“不过这样下去青子要迟到啊……!”快斗看了一眼表说道。这时他瞟到了青子枕边的童话——《灰姑娘》。
“什么嘛,还真是孩子气。”他开始翻看起来。
“啊……!这样如何!”
快斗戳了一下青子的脸,确认对方还在睡眠中。然后倒吸一口气,鼓励自己道:
这只是早安吻而已只是早安吻而已只是早安吻而已只是早安吻而已!
然而他的脸早已红透,连耳根都。他慢慢地靠近青子,看着对方可爱的睡脸。
几乎是没有控制住的,他亲了上去。
勉强忍住了没伸舌头?不对现在想的不是这个!
他捂住脸,纵使脸变得更红。
“黑羽快斗你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
竟然真的亲了……!
他烦躁地揉着头发。然而背后的人似乎没有察觉。
“睡得真死啊,不过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
快斗看着她,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
青子。
青子。
青子。
该起床了青子。
中森小姐?说出口的瞬间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的、中、森、公、主、哟——
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看到快斗的瞬间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快斗一边想着惊喜会不会做过头了呢,一边牵起对方的小手轻吻一下,然后对青子说,
“该起床了,我的公主。”
他的眼中满是宠溺。
“快斗……!”青子脸上浮现出笑颜。
好久不见。

彩蛋?
青子扑过去抱住快斗,却在半空中停下了动作。
随着胸部的轻微晃动……她惊奇地发现自己没穿内衣。
对方却完全没察觉到这一点,眨巴着眼睛问她,“怎么了青子?”
“快斗。”
“恩?”
“你出去。”
“哈?这是应该对多年未见的青梅竹马该说的话吗?”
“可是我没穿内衣你在这里我不好意思换衣服啊!”青子几乎是嘶吼着。
对方愣了几秒。
“你。”
“恩。”
“没穿。”
“对。”
认真地确认过后,快斗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不……说是狂妄的大笑更合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关系啦青子!我可是完全没有看到哟话说其实你平常也不用穿吧完全看不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当然是挨了一顿揍。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๑´ω`๑)

脑洞

*设定七年后
*青子警校毕业,在警视厅就职
*ooc,有很多bug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开始吧
——
与基德结识的起点只是偶然听到同事小声地议论与基德有关的那起杀人案。
“他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青子立刻吼道,甚至她自己都有些没反应过来。顿时气氛凝住了,大概是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如此厌恶基德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青子慌张地解释道,基德只是个偷珠宝的愉快犯而已,他怎么可能有那个胆杀人。
青子她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地信任基德。同事说了一声谁知道基德是怎么样的人,我们身为警察应该要看准真相,而真相就是基德是杀人犯。
青子决定调查这件事。
但是只凭她一个人是不行的,于是她拨通了高中同学白马的电话。谁知打了个招呼后,对方就知道了来意。不如开门见山地说吧,青子想。她对白马说,希望能协助调查,白马却说她不要轻举妄动,因为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
不愧是大侦探啊……青子也只有相信他。
——
青子在黑暗中缓缓醒来,眼前站着那个华丽的怪盗。
“啊抱歉……弄疼你了?”
青子警觉地后退,却发现后背已经抵着墙壁。脚赤裸着,上面有被绳子捆绑过的痕迹,被反扣在背后的手无法动弹,也被绳子绑着。
帮我解开了绳子吗……
“先不要动哦,我帮你解开后面的绳子。”
接着他将青子的身体慢慢地转过来背向他,小心翼翼地解开。活动了一下手,青子望着对方,刚想开口就被用手抵住嘴唇。
“看来另一位主角也到来了啊……”
接着黑暗的房间里突然射进刺眼的光线,青子回过头,看到房间的门前,站着一个人。
“怪盗基德……你果然出现了啊。”
“当然……别人送来的挑战信我可不能不收。”
“明明只要承受这个罪名就可以了……既然如此就与这位多管闲事的女人一起死在这里吧!”
可恶……是凶手吗……
随后凶手就拿着刺刀向这边扑来。基德轻笑了一声,抱起青子躲开了这一刀。
“再怎么逃也没有用……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们!”
“这可说不定哦。我可是魔术师呢。”
耳边响来细小的警笛声,越来越近。凶手慌张地怒吼着基德你这个混蛋,再一次地刺向他。基德抱着青子向窗边跑去,乘着滑翔伞逃走了。
——
“现在可以说了吧?”飞行了一段后,青子对基德说道。她努力地想看清基德的脸,可单片眼睛的反光与帽子的遮掩并没有让她得逞。
“什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件事!”
“这是我回应那个人的挑衅……这么说来,刚刚谢谢小姐相信我。”
“不……没事。”
为什么没有亲自去逮捕犯人?为什么在基德抱起自己时没有挣扎?青子自己也说不清。
“小姐想亲自逮捕我吗?”基德在一座高楼降落后,看着青子的脸说道。
“当然了!”青子认真地看着他说。这个奇怪的小偷可是让她敬爱的父亲吃了不少苦,如果她能力足够,当然想亲自抓住他。
“那么就帮我安排逃跑线路吧,自己一个人工作其实也很费事的。”
把偷盗称为工作?这个人到底还是小偷啊。青子苦笑了一下,手探入自己的口袋中,却猛然发现自己所带和防身工具正在怪盗手里好好地握着。
“这种东西是抓不住我的……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敌不过他。
“可以啊!我接受!”青子倒是想看看这个怪盗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做。
怪盗那边好像有些吓到,却还是装腔作势地给青子塞了一个纸条,随即消失在夜空中。
——
纸条上写着基德的邮箱及下一个目标。青子开始与父亲一起“追捕”基德,然后暗中给他安排逃跑线路。虽然每次都在所安排的线路上设下了陷阱或是自己去防守,但是每一次都被基德轻松逃过。
于是青子清晰地意识到——这个男人根本不需要我帮忙啊!
但是她怎么会放弃呢。
——
今天是她的生日。父亲一如既往地在工作,今年依然只有她一个人,只是在凌晨被基德送到了一栋大楼上,欣赏了一番魔术。
她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的生日愿望是你。
怪盗似乎有些汗颜。
青子坐下来,环着手看着他说,那个时候也有一个人把夜景当做礼物送给我。
怪盗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
你跟他很像。
都是离我很远的人。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他了……
她喜欢他。
青子渐渐带上了一些哭腔,却一直没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来。基德说,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因为他一直在你的身边。
——
青子还在看着手机,在等着那几封“你什么时候回来?”“喂”“你去哪了bakaito”变成已读。
今天她要嫁给别人……但是她还在等着他。
“我要结婚了,再见,笨蛋。”含着泪敲下这些文字后,点击了发送。
放下他吧,他又不会来。这样安慰着自己的青子,走出房间,来到了新郎的身边。
他很好,只是……他不是他。婚礼也很棒,只是没有惊喜的魔术……直到最后她还在想他。
“那么现在就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等一下……”在一旁的中森银三缓缓地发话,“我果然还是不同意啊。”
新郎很明显地吓了一跳,中森银三的语气却变得随便起来,随意地走过去拍了拍新郎的肩。
“不用担心……因为我并不是你的岳父大人。”
然后在众人面前卸下伪装,是怪盗基德。
“跟我走。”他抱起青子,跳下窗乘飞行伞逃走。
“那么我就如约收下中森家的宝石了!”他对着楼下的警官们以及围观之人说道。下面的中森银三早已怔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无法破解出来的谜底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等等!怪盗基德!放开我!”与以前不同,这次青子在基德怀里猛烈的挣扎。她害怕,怕自己逃过婚礼后自己的心回回到快斗那里,心底却也有一丝庆幸。“你为什么要带走我!说啊!”
“你再乱动会掉下去哦小姐……”基德叹着气说道,然后在一栋废弃的大楼上降落,“这里似乎可以好好说话呢……”然后转身看向青子,“我是来给小姐一个迟到的生日礼物的。”
“什么……?礼物的话,你已经送过了啊。”
“是怪盗基德哦。”
怪盗轻轻地俯下身,对青子说道,“来吧,卸下我的伪装吧。”
青子吓到了,虽然以前确实有说过这种话……她有些颤抖地讲怪盗的帽子拿下来,还有……单片眼镜。
她这才第一次看清他的面孔……但是那个面孔,并不陌生,是她最喜欢的人。她忍不住要哭出来,好久才憋出一句快斗。
对方轻轻地在青子的嘴唇落下一吻。
“我爱你,青子。我们结婚吧。”
——
青子终究还是成了黑羽青子。尽管被新郎讨厌了,不过当时带着那种心情的自己也很过分吧。青子想。
青子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这个人就是怪盗基德,那个万千少女所迷恋的男人,也是他的青梅竹马……不,丈夫。
最后她也知道了与别人结婚那几天为什么找不到快斗,他当时正在解决潘多拉以及组织的事。现在组织也被绳之以法,他敬爱的父亲也回来了。他成了英雄。
一想到这些,她就充满了幸福感。
“黑羽青子啊……”青子笑着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唉?怎么了?”
“没事啦笨蛋。”
我爱你。